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历史 > 蒲江人物

明清诏祀魏了翁

蒲江历史文化名人之王万

 

 

宋朝科举考试图

 

 

王万,字万里,号淡斋,南宋邛州蒲江人。宋宁宗嘉定三年(1210),赴川陕类省试获第一,名列类元。王万是蒲江历史上第一个全省“状元”。

 

 

宋宁宗

 

宋代实行解试、省试、殿试等三级考试制。解试,由地方官府考试举人,然后将合格举人贡送朝廷。举人解试合格,由州或转运司、国子监等按照解额解送礼部,参加省试。省试合格者由礼部奏名朝廷,参加殿试。

建炎元年(1127), 经“靖康之变”时局动荡,为维系士心,宋高宗下诏诸路,开科取士。于是,南宋时期的类省试的出现。他在诏书中说:“诸道进士赴京省试,今春兵革,已展一 年。国家急于取士,已降指挥,来年正月锁院。缘巡幸非久居,盗贼未息灭,道路梗阻,士人赴试非便,可将省试合取分数下诸路,令提刑司差官转运司所在州类 试。”

绍兴三年(1133年),随着抗金形势的稍有好转,加之“盗贼屏息,道路已通”,遂“诏今后省试并赴行在”,罢诸路类省试。第二年,鉴于“川、陕道远,恐举人不能如期”“复令类试”,并“诏川、陕合赴省试举人,令宣抚司于置司州置试院,选差有出身、清强、见任转运使副或提点刑狱官充监试,于逐路见任京朝官内,选有出身、曾任馆学或有文学官充考试官。务在依公,精加考校,杜绝请托不公之弊”。

其时,南宋王朝疆域范围,只允许川陕推行类省试。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六:“自建炎军兴,蜀士以险远,许就制置司类试,与省试同。间有愿赴行在省试者,亦听之。”为牢笼川、陕士人,类省试在所授甲第方面给予一定优待。《续资治通鉴·绍兴五年》:“戊午,诏:川陕类省试合格第一名,依殿试第三名例推恩。”绍兴十八年规定为:“四川类试合格人,第一等赐进士出身。”

王万是魏了翁创办的蒲江鹤山书院的第一批毕业生。南宋嘉定三年(1210年),魏了翁于隈支峰之白鹤山筑室建鹤山书院。他在《赠王彦正》中道:“余乃约十余士之当赴类省试者会文其上。是岁,自类元王万里而下,凡得七人,其不在得中者,后亦接踵科第,或以恩得官,莫有遗者。”

 

 

魏了翁画像

 

王 万深得鹤山先生赏识,《宋元学案·卷八十鹤山学案》载,“鹤山每称之曰:真吾徒也。”初任资州教授,因母丧,改叙州教授。四川宣抚司辟,准备差遣,诏赴 朝,除吏部架阁文字,任太学录,迁太学、国子、太常博士。忤权臣史弥远,遭贬离朝返里。后起为通判成都府,未上任,改知广安军。理宗绍定六年(1233),改荣州为绍熙府,治所设荣德县,辖荣德、资官、应灵、威远4县,王万授知绍熙府,官阶至朝散郎,然不得入朝。史弥远死后,朝廷下赴阙奏事之命,时王万已病不及行,遂于端平元年(1234)三月卒于治所,归葬蒲江县盐泉乡。

朝 廷上,王万任太常博士,时史弥远当国,应诏言三事。其要有三:一曰厚风俗必本于明人伦,二曰尊朝廷在于聚贤才;三曰崇学校在于养士气。王万所论切中时务, 随事条析,得到宋理宗赞赏,被反复顾问。但是,却遭到宰相史弥远的嫉恨,被放归蒲江。《宋元学案·卷八十鹤山学案》道,“先生既忤柄臣,又忤蜀之大吏,人 皆危之,而先生浩然归里,逍遥若将终身焉。”

王 万与鹤山先生亦师亦友。《鹤山先生大全集》载,宋伯谟,字震龙,王万为其室取名曰“达斋”,魏了翁为之作《达斋铭》。明代杨慎《丹铅续录》记有魏鹤山亲自 为王万把脉治病一事,“王万里时患耳痛。魏文靖公劝以服青盐鹿茸煎雄附为剂。且言此药非为君虚损服之。曷不观易之坎为耳痛。坎水藏在肾。开窍于耳。而在志 为恐。恐则伤肾。故耳痛。气阳运动常显。血阴流行常幽。血在形。如水在天地间。故坎为血卦。是经中已着病证矣。竟饵之而悉愈。”王万辞世,魏了翁亲为之撰《太常博士知绍熙府朝散郎王聘君墓志铭》以表哀悼。

王淡斋先生,生平著作有《心铭》《淡斋规约》《诗说》等。他博学通经,尤精于《戴氏礼》,为鹤山学派的重要人物,清代《蜀学编》列入传记人物。

 

 

次王万里秋霖韵

(魏了翁)

 

江声砧杵入层楼,预作人閒八月秋。
虹外挂无穷远思,雁声鸣不断新愁。
汉淮赤地不知里,巴蜀青天更上头。
蹇我康时分无策,只祈一饱暂销忧。

 

约任千载大卿同王万里杨仲博泛湖任赋二诗和其韵
(魏了翁)


满目亲朋似故乡,梦邪非梦梦何长。

春风坐上白云屦,玉鉴光中明月珰。
酒到湖山嫌逊避,话逢气类省称量。

谢家内集如斯否,一味诗书无别香。

翠舫青帘白玉舟,风轻日淡相兹游。

芙蓉覆地锦衾烂,杨柳雕空印篆缪。
月上酒痕浑未觉,山撩诗思浩难酬。

颇怜此会何时又,相伴江湖归去休。

 

次韵西叔兄访王总干万

(魏了翁)

 

梦随瘦马渡晨烟。

月犹弦。

稻初眠。

宇宙平宽,

著我一人闲。

梦破枇杷香满袂,

应唤我,

驻行鞯。

 

雁声砧杵落晴川。

抚流年。

叹区缘。

随世功名,

未信果谁贤。

目断孤云东北角,

离复合,

断还连。

 

 

 

即席次韵南叔兄同亲友饯王万里回宣幕

(魏了翁)

 

鬓霜盈握。

叹刍牧荒墟,

稻粱衰索。

落日牛羊,

晚云鸿雁,

傍地飞空无托。

牧人困和雨睡,

田父醉连云酌。

醉梦未醒,

虎嗥川谷,

麕惊林薄。


离别。

谁不恶。

心事同时,

都不论离合。

眼底时几,

鼻端人物。

谁辨北征东略。

最怜世途局趣,

只道书生疏阔。

无可赠君,

松阴庭院,

菊华篱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33333333
33333333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