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文历史 > 蒲江人物

蒲江“二魏三高”之高稼

高稼(1171-1235),字南叔,南宋蒲江人,魏了翁同母兄。他自幼聪慧,博览群书,于宁宗嘉定七年(1214)考中进士。当朝著名学者、资政殿学士真德秀见他博学多才,十分器重,以国士待之。

历任成都尉、九陇丞、潼川府路都铃辖司干办公、四川制置司干办公事、绵谷知县、沔州通判兼四川制置使幕僚、洋州知州、利路提刑司兼权兴元府、荣州知州、阆州知州、四川制置司参议官、沔州知州、利州提点刑狱兼参议官、关外四州安抚司公事。

高稼任绵谷县县令时,遇荒年,民大饥,上司官府置人民生死于不顾,乃自捐私钱买谷以赈济,救活百姓甚众。

他任沔州通判时,向四川制置使桂如渊谏言,云:蜀以三关为门户,五州为藩篱,自前帅弃五州,民无固志,一旦敌至,又有因粮之利,或遂留不去。今亟当申理,俾缓急有所保聚。桂如渊采纳其主张,创山砦八十有四,且募义兵五千人,与民约曰:敌至则官军守原堡,民丁保山砦,义兵为游击,庶其前靡所掠,后弗容久。任 洋州知州时,稼日夜为守御计,以洋居平地,无一卒以守,议移金州帅司军千人驻洋州。汉中被蒙古军队攻陷,梁、洋之民数十万尽趋安康。稼乃移屯黄金渡,收散 卒,招忠义,以制置司之命,致故将陈昱于安康,委以收复之任,并竭洋之帑廪赡之。随后,他以州事付通判,而自假节制军马,督诸将继进。沔州失陷,稼领兵至 西县援之。旋即,高稼被任命为利路提刑司兼权兴元府,制置司命其守米仓,稼进言说:今日之事如弈棋,所校者先后尔。苟以分水、三泉、米仓为可保,敌兵若自宕昌、清川以入,将孰御之?盍以兴、沔、利三戎司分驻凤州,俾制司已招之忠义、关表复仇之豪杰,联司以进,兵气夺矣。蒙古军急攻天水、同庆、西和,砦窠、七方守军溃败,稼率遗民驻廉水县,召集保甲,分布间道,以保巴山。任制置司参议官时,他建议曰:汉中荡无藩篱,宜经理仙人原以为缓急视师之地。制置使赵彦呐派稼经理仙人原,稼至原,缮营垒,峙刍粮,比器甲,开泉源,守御之规,罔不备具。

《宋史纪事本末》载:稼在沔,葺理创残,招集流散,皆襁负归之。及数与蒙古力战,奇功甚多。时人论曰:文臣之在军中者惟稼一人

宋端平二年(1235),蒙古君主窝阔台汗遣子阔端将塔海等侵蜀,忒木解、张柔等侵汉,温不花、察罕等侵江、淮,兵分三路南侵,宋廷大震。时,高稼任沔州知州、利州提点刑狱兼参议官、关外四州安抚司公事,抵御西路蒙古军队入侵,他祷告于神曰:郡当兵难之后,生聚抚摩,所当尽力,去之日,誓垂橐以入剑门。他在沔州葺理创残,招集流散,民皆襁负来归。七方守将曹友闻认为沔不可守,劝稼移保山砦,而自将所部助之。稼曰:七方要地,不可弃,吾郡将也,城亦不可弃。即事不济,有死而已。沔州无城,高稼依山为阻,升高鼓噪,盛旗鼓为疑兵。高稼在与好友李心传的书信中说:稼必坚守沔,无沔则无蜀矣。自谓此举可以无负知己。十二月,阔端帅塔海领50万之众包围沔州,沔州守将相继溃散。参议杨约劝稼姑保大安,稼厉声曰:我以监司守城郭,尔以幕客往来应援,各行其志。常平司属官冯元章率吏士力请稼少避,稼不为动。城既陷,众拥稼出户,稼叱之不能止,兵骑四集围之,随之殉国。朝廷诏进稼七官,为正议大夫、龙图阁直学士,谥曰忠。后以子斯得执政,累赠太师。

高稼生平慷慨有大志,气度恢弘。发现有善行者,赞不绝口;对不善者,则当面指责无所顾忌。推举国士贤能,常唯恐不及。而对钱财黄金,则视之如粪土。当他守土捐躯噩耗传来,闻者莫不痛哭流涕。生平著作《缩斋类稿》30卷存世。其事迹入《宋史》忠义传。

牺牲前两日,高稼仍在告诫儿子高斯得要以时危任重为忧,举田承君五日不汗典故勉励之,且曰:吾得死所,何憾!高稼殉国后,高斯得与家仆潜行千里至敌战区,寻找到父亲遗体,运回家乡蒲江安葬。

据光绪《沔县新志》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沔县建名宦祠以祭祀高稼。

今天,蒲江千年道观太清观之群贤殿塑有高稼像, 光明乡金花村之望峨庵遗址传为高稼读书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33333333
33333333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